例如 : 自 1 至 5 集
全名健康保健-第10集高定憲醫師(3)
全名健康保健 第9集-沈瑞隆醫師(3)
全民健康保健 第8集-林時逸醫師(3)
全民健康保健 第7集-張崇信醫師(2)
全民健康保健 第6集-高定憲醫師(2)
全民健康保健 第5集-沈瑞隆醫師(2)
全民健康保健 第4集-林時逸醫師(2)
全民健康保健 第3集-張崇信醫師(1)
全民健康保健 第2集-高定憲醫師(1)
全民健康保健第1集沈瑞隆醫師(1)
禪機山首頁 >>

* 版權所有,轉載請註明出處,若有任何疑問,歡迎mail:cjsbook@gmail.com告知!

全名健康保健-第10集高定憲醫師(3)
授業內容 :
雅琪師姐:各位師兄、師姐,大家平安,大家好,歡迎收看用心看台灣,用心看台灣這個節目,我們邀請在我們台灣,各行各業成功的人士,用他奮鬥的精神,和積極的心聲,分享給住在台灣,這塊土地每一個人,同時也能夠讓我們大家,來學習、和體驗。

今天用心看台灣,這個節目單元是叫作全民保健,全民保健,接受我們邀請,這是台中榮民總醫院,神經外科主治醫師,高定憲高醫師,高醫師,你好。

高 醫 師:主持人好,還有各位觀眾,大家好。

雅琪師姐:高醫師,我們知道說,現在還好就是說有分類,比如說要看病,以前很多人不知道說,我身體不舒服到底要看哪一科?自己沒有頭緒。現在都從這個家醫科開始看,但是這一科,就是目前高醫師您這一科,我覺得是最困難的一科,我個人的感覺,因為這個神經有那麼多。

那這個神經裡面,我們知道說,你是這個神經科的主治醫師,什麼叫作神經外科呢?我想很多人也搞不清楚,它為什麼叫作神經外科?

高 醫 師:我們先從兩個神經外科,我們把它分兩個部分來講,一個是神經科,那一個是外科。所以如果說你有一個手術,或是說一個侵入性的方法;或是說一些技術層面的東西,去解決神經的問題,那我們這個就可以說,簡單來說就是神經外科。

雅琪師姐:就是外科的問題了。

高 醫 師:對,那因為我們神經系統,我們有中樞的神經系統,就是包括我們的腦部,還有我們正中央脊椎的部分。脊椎骨裡面有保護的神經,然後還有周邊的神經系統;還有自律神經系統,自律神經系統,就是比較不受我們管控,我們睡著的時候,它自己就會呼吸,這是自律神經系統

那這些系統裡面,只要它的疾病發生的時候,有可能需要用外科的方式來治療,那這就是可以說是神經外科。那所以就是神經外科、跟神經內科,主要的差別在這邊。

那神經內科診斷,還有使用藥物上面的治療,或是一些不需要用外科的方式,來處理的,就是「神經內科」。那「神經外科」,就是有加了一些技術,加了一些需要用外科方式,來處理的疾病這樣子。

雅琪師姐:所以也就是說,神經外科所涵蓋的範圍,就是全身的神經,然後加上這個手術的治療。

高 醫 師:就是說神經,我們一個診斷出一個疾病,他如果需要用外科來介入,那所以我們需要外科介入的時候,我們就是用這些技術這樣子,所以神經外科的部分就是,就是這兩個部分。

雅琪師姐:就我看高醫師你年紀這麼輕,這麼年輕那在榮總,已經有四年的主治醫師的,那個神經外科的主任醫師。那你當初就是說,對這些神經去認識它的時候,開始在求學的時候,當然一定下了很大的功夫。可是對一般的人來講就是說,這個神經,應該要怎麼樣去解釋,才讓我們知道說「神經」這樣的兩個字?

高 醫 師:神經,我們簡單來分,就是說從上往下傳的,就是從中間往外面傳的;那另外一個部分,是從外面往裡面傳的。

雅琪師姐:是,譬如說呢?

高 醫 師:我舉個例子來講,我們要跟別人溝通,我們也要聽得懂,我們還要講出去他聽得懂。所以神經也是一樣,神經就是我們身體裡面,負責訊息傳導的,也就是說我的腳痛,我要讓我的腦知道去撫撫我的腳,那為什麼要?那這就包涵了幾個層面,第一個、我的腳踢到東西,它要有一個痛往上傳。

雅琪師姐:的感覺。

高 醫 師:那它要傳,它一定要有一個,速度很快的東西可以傳,那我們神經的結構,可以讓訊息傳得很快,跟一般的結構不一樣,它是特化的一種結構。那所以它傳訊息很快傳到腦部之後,我們的腦部馬上就要反應說,我的腳在痛,然後我的,我要動我的手,去安撫這個痛的地方。

所以這個一個層面,就是感覺神經往上傳;一個運動神經往下傳。那這幾個神經只要產生病變,或產生壓迫,那我們醫師,就會要去介入這樣的一些疾病,簡單來說是這樣。

雅琪師姐:所以你剛剛說痛了往下傳,然後腦部的這些中樞神經說,好,你來,可以來安撫它一下。

高 醫 師:對。

雅琪師姐:那另外外來的呢?外來的這一些的感覺就是說,譬如說我碰到了什麼東西,像我們的皮膚其實也是很敏感的,那這個也算是神經嗎?

高 醫 師:像我們感覺神經,我們有一些是很舒服的,例如說那個母親對這個嬰兒的,這個肌膚的這個撫摸、愛撫,這個是一個很舒服的感覺,這個叫觸覺。那如果說小孩子要去打預防針,被針扎了一下那個是痛覺;那還有一種,就是說我眼睛閉起來,我拿一個東西來吃,我不會吃到鼻孔去,這是一種本體感覺。

那當然我們遇到一個天氣冷的時候,我們身體會有一些,就是遇到天氣冷,我們需要穿衣服,因為那個有那個溫血。所以我們的身體有很多的不同的感覺,它特化出來有不同的受器,這是以感覺部分來講。

那運動的部分來講,我們有一些運動,是必須我們肌肉的協調,那我要我打籃球的時候,我腳也要用力,我的手也要用力,我的手指每一根指頭,都要輔助得非常好,那這是一種各種運動的協調。那還有一種自律神經系統,是你在睡著的時候,甚至我們的心跳,不可以說那個,心臟麻煩你現在跳一百二十下,不可以。

雅琪師姐:不可以。

高 醫 師:它是要你在運動的時候,它就自己會跳快了,你不能說我現在叫心臟,你現在可不可以不跳五分鐘,不然我會很緊張,對不對?這個不可以,那個就是為了要保護你,那個是自律神經系統。所以我們的人,三大系統,一定要非常好的連結,這個人就會健康。

雅琪師姐:那像這一些,你剛剛提到這麼多的系統裡面,都是包含在神經裡面嗎?只是說你的差別是外刀,外科的開刀手術。

高 醫 師:就是神經系統。

雅琪師姐:都涵蓋在裡面。

高 醫 師:對,涵蓋在裡面,對那幫然神經系統裡面,有需要外科介入的,那就是神經外科的範疇。

雅琪師姐:那真的是很複雜的一科,這一科是相當神聖,也是相當複雜的。但是為什麼就是說提到了,還是回到剛才的問題,很多人就是說,在不舒服的時候,他產生了連鎖的反應,這些的反應,是我們每一個神經的傳導,都有關係的嗎?大家都有交集的嗎?

高 醫 師:因為神經就是說,我們舉一個例子來講,我們有一種叫患肢疼痛,例如說,有的糖尿病的病人他截肢了。

雅琪師姐:對。

高 醫 師:但是他會覺得他腳指頭在痛。

雅琪師姐:這為什麼呢?

高 醫 師:事實上我們在神經裡面,包括腦部,包括我們的脊椎裡面,它每一個區域,都有一個範圍是負責它的。那你腳雖然沒了,但是它那個神經的,那一個區域還在,所以它那個區域,它那個區域只要有一些風吹草動;或者是說,有一些訊息傳到了那個區域,我們的大腦就會解讀說,我的腳指頭還在痛。

所以事實上神經是很奧妙,就是說我們在神經的中樞裡面,有每一個每個區域,都有它的一個位置。那這個位置都一直在那裡,只要它還在其它的地方不在,它也是會有這個症狀。所以我們神經,跟外面的連結就是這麼,因為我們的腦部,有好幾億的這些細胞,都連在一起的。

雅琪師姐:這個很有趣,你剛剛說的是截肢,是兩個腳都截了。

高 醫 師:就是說你單腳,例如說你右腳截,可是你還是會覺得右腳的腳指痛。

雅琪師姐:是,那這是說你剛剛說,那個記憶體還在痛。

高 醫 師:就是它的那個腦部,取決一個區域是在管它。

雅琪師姐:你還是會碰到這種的那個病人嗎?

高 醫 師:這種病人還是會有。

雅琪師姐:那所以說換句話就是說,我們的神經,其實它有很好一個記憶體在,它自己會記憶很多東西,就屬於它的東西。

高 醫 師:主持人有講到一個重點,就是神經細胞是一個特化細胞,它的特點就是,它有記憶的能力,就是說它可以藉由不斷的訓練,然後去讓這個神經,就是在外面的訊息過來的時候,我們很快反應;那第二個、就是不好的訊息它也會放大。所以有些人疼痛為什麼要放大,放大其實也是保護機轉。

就是你踢到東西的時候,你趕快腳就縮回來,那個痛覺它不可以傳得太慢,所以我們有一些反射動作,是你不用等大腦決定,它自己會避開的。那這些特化的細胞,就是為了要讓我們,接收到不好的訊息的時候要保護;接收好的訊息的時候,我們要去反應這樣子。

雅琪師姐:那我們現在又把話題繞回來,譬如說你剛剛有提到就是說,這一些糖尿病的患者,或者是說有提到就是說腳要截肢,截肢通常就是糖尿病的患者,他可能情況比較嚴重。那為什麼這一些糖尿病的患者,對他來講,他的那個神經的感覺,會比較沒有感覺?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?

高 醫 師:這有兩個部分,一個就是神經本身,它也需要血液去供應它,因為神經也是細胞,所以我們也需要有一些營養,神經的一些小血管去保護它。那糖尿病的病人在周邊的循環,會變得比較差。

所以糖尿病有三種主要,最後嚴重的病變,一個是腎臟病變;一個就是那個眼底、眼角膜的,就是眼底的病變,眼睛會比較看不到了就看模糊。那第二個就是;第三個、就是神經的病變,那神經病變就是周邊神經,它的感覺會不好,那感覺不好的時候,你踢到痛的東西。

雅琪師姐:沒有感覺。

高 醫 師:你就不知道,你洗澡放很燙你不曉得,然後有一個傷口已經很久了,你都不知道,那反正每天都穿著鞋子也不曉得,等到你發現的時候,它已經感染到上面,那就是就非得截肢,不然會造成全身性的敗血症。

那所以一個是因,一個是果,就是說你讓它循環不好,它就沒感覺,一沒感覺之後,他又踢到東西又更慘,那個傷口又一直往上延伸,所以又造成神經二度的傷害,所以還是以循環為主。

雅琪師姐:對,那像如果說像這樣的情況,除了就是說截肢以外,難道沒有辦法說,把那個神經稍微做個修護嗎?

高 醫 師:神經是一個很敏感的器官,就是說很敏感的,一種組織細胞,我們一般來說周邊的,那個的一些肢體出了一些問題,需要截肢都是已經,血管已經不通了。所以我們一般來說,要先重建他的血管,所以像血管外科的醫師,他們有一個部分的範疇,就是做周邊血管手術的。

雅琪師姐:對。

高 醫 師:那他可能可以用接血管的方式,或是把血管打通的方式,讓周邊的血管,再重新重建那個脈落,那神經同時也會受到一些滋養,所以那個神經的部分,也會改善。

雅琪師姐:所以說,有些神經是會因為血液循環不好,而造成他的神經的反應。

高 醫 師:對,變差。

雅琪師姐:變差,沒有感覺,糖尿病的患者其實是這樣子。那這個範圍的話,當然就是一定要先從血液循環開始。

高 醫 師:對。

雅琪師姐:把它治療好。

高 醫 師:對。

雅琪師姐:是,所以很多人一直就覺得說,奇怪,那既然神經的問題,為什麼剛剛開始的時候,我們的神經外科,沒有辦法把整個神經把它做個治療,原來是跟血液循環有關係。

高 醫 師:對。

雅琪師姐:所以再談到就是說,其實您現在從事這個神經外科,真的是一個一份非常神聖的工作,因為年紀輕輕又要操刀,那個時候你可不可以分享一下,你的心境,每一次的一種開刀房的時候,你是怎麼樣去面對這麼多不同的患者?然後他們等你把他治療好的時候,你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態?

高 醫 師:以神經外科的病人來說,常常就是你沒有辦法預期他的恢復,那這是有一部分會讓我們,比較沮喪的部分,就是說有一些很年輕的病人,產生了一個例如說,騎摩托車沒戴安全帽,產生一個很嚴重的頭部的外傷,那產生了大量的出血,那你去幫他做手術之後,他恢復的時間拉得很久。

那因為神經的部分,你對它做任何的傷害以後,那它就會有一個很不好的結果。但是如果說,你把這個神經的傷害拿走,它就會有一個很明顯的,一個神經功能的一些進步,那對我們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成就。

那另外以這個脊椎手術來講,有很多病人的病痛,會因為手術而改善,本來不能走變成可以走。那我舉兩個例子,我昨天、前兩天有看門診,有看到一個病人,他是大概五年前讓我做手術,那他是一個小孩子,那時候三歲,不是,國小三年級。

那他是屬於自發性出血,他開完之後,一開始我說這個可能植物人,以我的臨床經驗來講,覺得他大概可能狀況不是很好。那後來最近他已經國高中了,他可以走路了、可以講話,你就覺得說,這個年輕人的神經發展是無可限量。

那這個對我們來講,就是趨動我們繼續去對這個疾病,做一些更深入的了解。因為你可以在疾病的治療過程當中,看到一些病人他從病痛中改善。那第二個就是有一個警察,他本身他是很不錯的一個警察,堅守崗位,但是因為他可能生活作習,比較不正常,後來就是在很年輕的時候,就中風。

那我們科就用一個很精細的方式,就不傷害他的腦細胞的方式,用一個導航系統、導引的方式,把他的血塊抽出來,他一開始不會講話,一手一腳癱瘓,他現在已經可以上班了,不過大概不到一年的時間。

所以我們就覺得說,讓一個本來,應該可能會沒有功能的病人,可以解決他的病痛以外,又回到他有功能的那一部分。然後我們又可以了解,為什麼我們這個解決的過程,這個學問是怎麼樣形成的?那這對我們來講就是興趣,然後再加上成就。

雅琪師姐:也就是說,其實以你們的專業,在學習當中會不斷的再去鑽研,那病人從他的不好的情況,慢慢的恢復了。其實像你剛剛提的這兩個案例,其實就像說,他也是你們學習,也是研究的對象,也是你們精進的對象,所以這也是很難得。

所以剛剛你提到這些的時候,我們看到病人,從他的情況很不好,然後變成很好,又可以正常生活,讓我們覺得說,現在很多人在看電視,可能有很多人,會很緊張的說萬一怎麼辦?其實也要一點靠著自己的意志力。

高 醫 師:就是說,對,這兩個病人,都有很好的支持系統,一個就是家庭的支持系統;還有他自己的意志力,像這兩個病人,我有發現其實病人,自己願意很積極的去復健,或是很積極的。因為我們外科醫師,只能介入一部分,我們只能在初期幫助他。

但是你後來自己的意志力,還是要像這兩個病人,他們為什麼結果那麼好?因為他們對他們的整個人生,都是很有希望,所以他覺得說,醫生已經幫我弄不錯了,那我還是要再加強,結果這兩個病人就結果就很好。

雅琪師姐:對,那這當然會不會跟他們也比較年輕,那像醫師你說的意志力夠,那家裡的配合也夠,造成他恢復會比較快。

高 醫 師:因為醫生畢竟只是一個初步,接下來,還是要有一個很好的支持系統。

雅琪師姐:是,那目前,我想很多人想知道就是說,如果說以台灣醫療來講的話,像在神經外科這一方面,以台灣的科技,跟其它的國家來相比較的話,可不可以請你談談,我們台灣現在目前的這些外科手術,外科治療的這些技術,現在的最新的科技,已經進步到什麼樣的層面了?

高 醫 師:我們進步到就是說,影像學的進步是很重要,就是說我們還沒有打開腦的時候,我們就知道它哪個地方有問題。那現在影像學又搭配著導航系統,搭電腦的科技。像現在據我所知,心臟開刀他們只要幾個洞,甚至手術的醫師在下面開就可以,用電腦抓著那個手臂開就可以了。

那腦神經外科來講,因為腦裡面的空間,並不允許這樣子做,但是腦裡面的空間,是可以用一些電腦的計算,去算到我們從哪個地方離它最近;哪個地方對這個腦的神經傷害最小,然後怎麼樣的手術方式,可以讓病人得到更好的結果。所以現在台灣的進步,幾乎是跟世界接軌了。

已經跟我們,因為我這一陣子接下來會去國外進修,那事實上,幾個進修回國的人來講,事實台灣的醫療技術,已經跟國外已經接近了,其實沒有差太多。尤其是健保的這個德政,讓我們有很多的病人,不會因為生了一個大病,就傾家蕩產,就是整個健保的支持系統很好,所以變成說只要生病,就可以得到一個很好的醫療照顧。

那當然現在就是,這些醫療的科技要進來,它是比較昂貴,所以變成說,可能還是要有這個政府多多的,給我們一些醫療單位一些支持,讓這些比較好的醫療的東西,可以進到國內來,然後可以加惠這些民眾。

雅琪師姐:是,像剛剛高醫師你提到就說,你最近就要到美國,是不是去學習一些,進修一些新的科技,這些的科技等你回來的時候,會帶給我們台灣,什麼樣的另一個層面?

高 醫 師:就是說像我們去進修,拿公費進修,其實有兩個層面,第一個層面就是說,我們要看一下人家的技術,做到什麼程度;那第二個就是說,國外他們的研究人員、人才比較好,那可能是因為他們經費也比較足。那所以我這一次去,可能就是兩個部分,一個就是看手術;那一個就是看他們的,研究程度做到哪裡,然後做一些研究。

那研究這個東西,它要很花時間,不會比開刀時間花得,不會比開刀時間花得更少。但是它這個研究,它如果說有一些成果的話,它可以幫助的人,絕對比手術還多,你開一個刀只能幫助一個人,但是如果你研究的這個成果,是可以適用每個病人的話。

雅琪師姐:全世界的人都用得到。

高 醫 師:就變成說每個人都用得到,所以現在這個外科醫師,常常都還需要再去研究,不是說單純我只要刀開得好,就好了。那當然就是刀開得好,這件事情是最重要,病人要有很好的結果,那餘力我們再去鑽研,這些比較深入的技術,那在國外就是要看這些東西。

雅琪師姐:有沒有可能就是說,當你去鑽研這些了以後,台灣需要這些儀器的時候,台灣還是必須要跟國外購買嗎?還是台灣就可以生產?

高 醫 師:台灣生產,目前已經有一些東西是可以,但是我覺得大家就是互相合作,事實上我們看到國外很好的儀器,送到台灣,它裡面有很多零件是台灣的,就像我們現在用得很好的手機,其實可能百分之百,都是台灣的零件的,那只是他們可能就是一個設計者。

事實上我覺得我們也不用擔心說,是一定是你做的,或是他們做的。但是就是說,整個大家一起來合作,大家發揮他的長才,都是為所有人類的福祉,來努力這樣子。

雅琪師姐:台灣醫療科技的進步,也是關懷我們全民的健康,今天很高興接受我們訪問,這是台中榮民總醫院神經外科,主治醫師,高定憲高醫師,感謝收看用心看台灣。

* 版權所有,轉載請註明出處,若有任何疑問,歡迎mail:cjsbook@gmail.com告知!